• 關 鍵 字:
  •  

        字號:   

        拯救焦化業,氣化焦路線能行嗎?

        來源:中國化工報 瀏覽次數: 日期:2016年5月27日 15:16
            焦化虧損危局待解
            “近3年內,國內焦化行業逐漸步入全面虧損狀態,經營狀況不斷惡化,特別是部分沒有自己煤礦資源的企業,都面臨破產的境地。焦炭價格從2013年的均價1800元/噸左右,下跌至目前的700元/噸左右,降幅高達60%以上,行業虧損面也達到56%左右。焦化企業生存發展和生產經營的難度不斷加大,已經呈現?;姆木置?。”內蒙古科技大學化工學院院長王亞雄教授如是說。
            王亞雄說,產能嚴重過剩是目前焦化行業惡性循環?;母駒?。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底,我國焦化行業規模以上企業總產能達到6.87億噸,而實際市場消費僅為4.48億噸;規模以上的焦化企業有200余家,符合準入條件的企業有400多家,準入產能占總產能的55%。企業焦炭產能平均規模從2010年的68萬噸提升到2015年的114萬噸,但產能利用率在持續下降,開工率不足50%。預計到2020年,我國鋼材消費量約為6.8億噸,粗鋼消費量約在7.2億噸。隨著還原煉鐵及噴煤技術的發展,以及回收的廢鋼鐵越來越多,對焦炭的需求也將減少。屆時我國每年焦炭消費量僅將保持在4億噸左右,當前市場嚴重的供大于求格局在短期內仍難以改變。
            王亞雄同時指出,在焦化行業產能過剩情況愈發嚴重的大背景下,焦化企業積極拓展海外市場。然而,由于國內市場低迷,焦炭價格下跌不止,焦化企業為拓展出口無序競爭、無序報價,國內焦企又缺少具有代表性的龍頭企業,在國際市場上的影響力和業務拓展能力十分有限,難以掌握焦炭定價權,嚴重受制于國外下游企業的采購意愿,缺乏提價空間。因此,近年來,我國焦炭出口呈現量增價跌的特點,出口量的增加,并沒有為企業帶來太多的利潤。以2015年為例,中國出口焦炭985萬噸,同比增長15.7%,但出口金額合計949.5億元,同
        比下降9.5%。
            中國煉焦行業協會會長崔丕江告訴記者,按照中國煉焦協會制訂的《焦化行業“十三五”規劃綱要》,我國焦化行業化解過剩產能的目標擬定為5000萬噸。目前煉焦行業的落后產能主要集中為陜西、內蒙古和新疆等地的半焦產能,其中具備生存條件的產能,不論是單個爐子的產能規?;故橋涮椎幕繁I枋?,都必須進行改造升級。    
        崔丕江表示,焦化企業的生產規模、工藝流程、安全規格和環保設施都應該符合產業發展政策的規定要求,對于不符合政策或者違反規定的企業,在安全環保懲罰措施、企業信貸、差別電價等方面,將有更加嚴格的約束。通過這些規范措施,使準入產能所占比例在“十三五”提高到70%。
            崔丕江還透露,焦化行業亟待走技術創新之路,傳統的老路已無法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必須走就地轉化、吃干榨凈的煤炭分質分級清潔利用的新路。就全行業而言,“十三五”技術升級改造和產品結構調整方面,就是常規焦爐生產氣化焦再合成甲醇,這是全國各地和相關的科研院所包括企業正在推進的一項工作。今后,常規焦爐除生產冶金焦外,還可以生產氣化焦制甲醇合成氨和制天然氣等,再進一步,還可以少供或不供冶金焦。氣化焦路線不失為化解企業生產經營面臨難題的好路。
        氣化焦路線前景看好
            在煉焦行業必須進行技術升級改造的關鍵時期,氣化焦工藝路線得到了行業越來越多的關注。行業專家紛紛表示,氣化焦工藝路線很有可能成為行業解決現有問題的一個值得選擇的方向。
        據賽鼎工程有限公司資深專家李大尚介紹,氣化焦是區別于冶金焦的一種專用于煤氣生產的焦炭,其對原料煤的唯一要求是煤炭的粘結指數需要達到60以上,對煤中的硫分、灰分基本沒有要求。單一煤種進行氣化焦的煉制,可以省掉配煤、浮選等工藝裝置,使成本大幅降低。
            同時,氣化焦也有廣闊的市場。據悉,目前氣化焦的價格普遍維持在每噸500~600元。而生產合成氨、甲醇的無煙塊煤價格在800元/噸以上,因此氣化焦可以代替無煙塊煤來進行合成氨、甲醇等產品的生產。除此之外,氣化焦生產空氣煤氣的投資少、成本低,與回爐焦爐煤氣共同作用,可成倍增產甲醇、天然氣,既增產又增效。
            李大尚指出,焦化行業走氣化焦路線實現產品結構調整的意義遠不止氣化焦產品價值本身,關鍵是能形成可隨時調節焦炭利用方向的產品鏈,從而提高焦化企業的生產靈活性。企業可在焦炭市場不好時提高焦炭氣化比例,當焦炭市場好轉時再降低氣化焦炭比例。這樣的靈活化生產方式,一是可以帶動焦化企業正常運行,有助于焦化副產品綜合利用衍生產業發展,增加焦化產業鏈的整體效益;二是有利于消化滯銷的高硫煤,企業可利用中、高硫煤搭配長焰煤生產氣化焦,再通過焦炭氣化制LNG;三是可將部分合成天然氣用于焦化爐供熱,將原來供熱的甲烷含量較高的焦爐煤氣置換出來生產天然氣,有利于焦爐煤氣高效利用。
        “對于焦化企業技術改造而言,將生產單一冶金焦產品調整為生產冶金焦、氣化焦兩種產品,兩種焦的產量比例視市場情況自由調整,可以保證焦爐滿負荷生產并降低產品成本。”李大尚說。
            他表示,一方面,企業要停用已有的焦爐煤氣生產甲醇或合成氨的甲烷轉化裝置,改為甲醇或氨聯產天然氣。其中,與甲烷轉化配套的空分制氧裝置,可轉為對生產高濃度一氧化碳或水煤氣的氣化焦爐煤氣補碳,保證現有甲醇及聯氨裝置滿負荷運行。另一方面,對于利用焦爐煤氣發電的企業,建議增加一套氣化裝置,調整焦爐煤氣中成分,用于合成天然氣產品。有條件的企業,建議采用純氧、蒸汽、氣化焦固定床加壓氣化生產甲醇,并聯產合成天然氣擴大企業規模,降低工廠成本,減少氣化焦市場銷售量。此外,還可將甲醇與自產的焦油進行深度加工,生產精細化工和新材料產品。這樣,焦化行業通過氣化焦產品路線就能較好地實現產品結構調整,而焦爐系統、焦化產品回收系統、焦爐煤氣加工裝置、公用工程系統全都滿負荷運行,不僅降低了消耗,還降低了產品的可變成本與固定成本。
        崔丕江與王亞雄也同樣看好氣化焦路線,他們認為,焦爐能適應市場變化,生產各種不同比例的焦炭產品,相比單純焦爐煤氣生產LNG前景要好得多。目前,我國正在中小城市推廣分布式能源供給,但天然氣缺口非常大,無論哪個地區都還沒有做到真正的天然氣化。焦化企業生產出的天然氣直接進入管網,可以解決用戶的需求。如邯鄲某焦化廠就將天然氣直接接入城市煤氣公司的接口,解決了能源的清潔化問題。
            技術推廣需要政策支持
            中國化工報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對于焦化行業來說,盡管氣化焦路線可以化解部分過剩產能,有望將企業拖出虧損的泥潭,但還需要國家和地方產業政策方面的鼓勵與支持。
        內蒙古源通煤焦化有限公司一位負責人表示,目前來看,氣化焦炭項目從技術、經濟上分析均可行,但暫時只能適度發展這一技術路線。首先,目前國家在氣化焦制LNG項目的產業政策方面雖然還沒有任何限制,但涉及到焦化企業生產出來的天然氣產品能不能和當地的城市規劃匹配等問題,項目的建設仍存在一定的投資風險;其次,焦炭企業建設天然氣管道連接城市管網這方面仍受到許多限制,如果消費目標市場運距較遠,在只能依靠槽罐車公路運輸的情況下,遠距離運費較高,且LNG屬深度低溫液化的物質,易燃易爆,運輸安全壓力大;再次,國家正在推進煤制天然氣項目建設,氣化焦路線僅限于焦化行業的技術改造,涉及產業行業領域范圍較小,產業政策方面的支持仍然較弱。
            針對以上問題,崔丕江、李大尚等多位業界專家建議,首先在“十三五”期間,國家和各級地方政府在出臺相關產業政策和規劃時,應當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鼓勵焦化行業在充分市場調研的基礎上,按照市場化原則和企業實際情況,自主決策投資氣化焦方向。
        其次,應以各省市地方為主,按照焦化項目分布的地域性特征,由地方制定發展規劃,引導企業調整產品結構,先進行項目試點,避免企業一哄而上,否則新的產能過剩又將出現。
        再次,國家應鼓勵地方政府組建支持企業發展的投融資平臺,搞好服務,實施技術改造,助力企業渡過難關。
            最后,國家應適當給予專項技術改造資金支持。氣化焦項目屬于技術創新型產業,企業在項目建設方面存在一定風險。為鼓勵企業積極創新發展思路,促進焦化產業健康持續發展,國家和地方政府可在稅收、財政補貼等方面對實施改造企業予以適當支持。
            除此之外,專家也表示,目前焦化行業的經濟運行仍然處在新舊體制的轉換過程中,氣化焦只是一條較好的產品結構調整路線。從宏觀而言,我國焦化企業首先應明確企業轉型升級目標,利用技術改造為主要手段,達到產品升級、技術升級、裝備水平升級、質量標準升級和服務水平升級的目的。企業要以焦炭用戶的穩定性和個性化需求為導向,以現有生產系統全流程優化、完善和提升為落腳點,以改革創新為動力,以科技進步為支撐,以精細化管理為抓手,以人才素質提高為根本,推進焦化行業科學、規范、清潔、高效發展再上新臺階,爭取早日走出行業發展困境。(中國化工報 記者呼躍軍)

        所屬類別: 行業前沿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焦化  氣化焦